2008/06/30

奔跑在大雨裡

雨一直下,被困在某間全是熟女的地下室餐廳裡。
餐廳的名字,忘了,只記得在忠孝東路170巷,很難找的地方。
我坐位左方的牆壁,是用滿滿的紅酒堆砌成的牆面;
右前方,巨大的投影顯示著一個金髮女歌手,不斷地搖屁股。
燈光昏昏黃黃,音樂是一種假高潮的吟唱,但沒有人在意。

好多年沒見面,即便過去一起共同生活了好一陣子,
某些人的名字,一時還真是沒法和臉關聯起來。
說起來,臉和名字本來就沒什麼關聯,我想就算搞錯了,
那一定是原來某些人就不曾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
看著這群傢伙,感覺很奇妙。
原來23歲時的自己,就是和這群傢伙一起度過一年十個月的同棲生活。
當下很像是一種強制性的招喚。
每個人招喚出23歲時的自己,然後附身在33歲的身體裡。
所謂的交談,彷彿是在彼此的記憶上覆寫,
然後確認彼此共同經歷的生命歷程。

如果只能沉溺在過去,而無法開創新的共同記憶。
那這種聚會活動就成了一種檢視和對照。
如果說有社會這東西,那這群30多歲的有趣生物顯然就是社會的縮小標本。
聽著每個人的近況和這幾年發生的一些種種,
有著慾望不能滿足的困惱,也有隱藏的炫耀和虛榮。
在努力提升生活品質之餘,工作、婚姻、孩子已經敲敲進入,成為共同話題。
似乎每個人都努力在融入這些話題中,原來這就是中年男人的重擔與重心。
即便是像我這般,也努力配合著大家感慨。
活著就必須要面對生活裡各自的負擔,背負著某種空虛和沉重。
儘管,壓力是沒法分擔,但分擔壓力的想像是可以分擔。
雖然這樣應該很好,但又有點類似悲傷的情緒瀰漫其中。

雨還是一直下,我卻沒法再繼續,只好在大家的錯愕中告別。
下定決心,不管雨再大都要離去。
朝外頭望去,天空還是一片灰濛濛的黑,
雨大的讓人很有壓力,但比不過中年男人的無力感。
明白一遲疑自己很可能就退卻了。
幹!不管了,就他媽的裝青春奔跑在大雨裡吧。

2 則留言:

蝸牛 提到...

哈哈
真的是自以為很青春

李炘明 提到...

就說是裝青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