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9

不能苟同

2007 09 27

藝術家是否真的那麼了不起?能隨意破壞歷史建物?我想能在綠洲山莊創作,絕對是件特別的事。但創作必須承擔著責任,藝術家本身或許不自覺,只一頭熱地投身在自己的世界,投入本身沒有什麼不當,或是說投入是最基本的態度,但是在投入的前提是尊重。歷史建物的可貴是在於那見證了過去的愚蠢,儘管過去的痕跡已被抹去,不復當年,但至少從我們開始作起,別再對環境破壞。

藝術往往是要衝撞制度,可是也不能到我想怎樣就怎樣,沒有人有必要在公共空間去容忍藝術家的任性,何況這是一個案子,拿了文建會的錢卻連最基本的尊重和溝通都沒有,只一昧地把責任推到策展單位。當然策展單位在一開始沒把規則定義清楚,太替藝術家設想是很大的問題(藝術家滿多是社會低能)。不過都那麼大的人了,連能不能在非開放的公共領域(八卦樓中庭)噴漆,都不能自行判斷,那腦袋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老實說,因為策展團隊都不說話了,我就更沒有批評的必要。(我既不是藝術家也不是策展團隊)不過我實在是看不下去,自己做的蠢事不是就該自己去擦屁股嗎?是肛門期沒發育完全嗎?還是藝術家就他媽的跟狗沒兩樣,能隨地大小便?這樣了不起的做事態度讓我很不能苟同,南藝大到底是怎麼教出這麼討人厭又自私的小鬼的。

3 則留言:

JENNIFER 提到...

狗狗不是隨意的大小便
這是她們的生活方式

李炘明 提到...

好吧
所以是我侮辱了狗狗

JENNIFER 提到...

知道說錯就好啦
狗狗寬宏大量會原諒你的
狗狗跟那笨蛋才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