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3

無法溝通的遺憾

當對一個人誠實時,往往會讓對方沒法接受。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實話的。既然是你要我說說作品,那對於我們使用的語言,就必須要有一定互相認同的平台。要在那個平台上,才有做溝通的可能。受刑人決不等同於受難者。一詞之差,相去千里。或許我們都知道所指的是相同一件事。當你選擇用受刑人一詞來說明,我想在立場上就有很大的鴻溝。這鴻溝大到我必須去反駁,或許你不習慣被人糾正。但這點如果你一直要強調是受刑人,強調當時的確被稱作"受刑人"稱喂。那顯然就沒再繼續談下去的必要。

我說過選用的詞彙會表現一個人的主觀立場。我很明確表達我的立場,你可以不認同,但必須要尊重。也因為是我的作品,所以在討論時,我有必要強調這個詞彙不等於那個詞彙。這不是什麼史學家所稱的客觀事實,別忘了這是作品的討論。如果你沒法接受我所謂的受難者不是受刑人,那之後能談什麼?這真的是最基本的敬意。在權威體制下被迫成為受刑人,這詞本身就帶著汙衊。何況受刑人指涉的範圍太廣,所有作奸犯科者都是受刑人。而我書寫被囚禁在綠島的受難者並不等同作奸犯科者。思想上的不同不是一種惡,更不是一種罪。用受刑人一詞似乎意味著他們是罪有應得,那是他們該得到的懲罰。

我沒有辦法接受使用這樣的詞彙(受刑人)去討論,不是出於對過去歷史的氣憤,而是因為這根本就和創作作品的本意牴觸。我一直強調這雖然是一件作品,但不只是在做一件作品。不要用什麼最有東方的感覺,很安靜、虛實來解讀。那不是我要傳達的,會有美感形式只是最基本的。那不是重點。用這樣來解讀我是完全不能認同。因為感受到某種跨越時空的情感聯結才去創作,不希望自己是在消費他們的剩餘價值。或許作品完成後,觀者有自由詮釋的權力,但既然是要找創作者談,那我就必須把誤解解釋清楚。這跟情緒化沒關,因為我當你是認真的,才認真的回應你。如果你只是基於客套,那請直說,不要浪費彼此時間。

3 則留言:

跑馬 提到...

平台?就用Mac的OS囉!

李炘明 提到...

難得我那麼嚴肅 你來鬧場喔

蝸牛 提到...

唉~~
唉唉唉~~~

小明乖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