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5

植物

























選擇繪畫做為自己存在價值的証明

卻常有著挫折感

知道不需要受到束縛

可是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自己好像並不願意去想

繼續又只是浪費顏料

不會畫圖了 又不甘心不會畫圖了

只能胡亂拍了些小花小草

留下他們最後的燦爛

4 則留言:

跑馬 提到...

請放心!有挫折感的不是只有你。

蚊香 提到...

老大你拍攝的角度總是很特別
這種特別看似隨性
又似乎藏著某些意涵
那是沉默的孤挺花嗎?
以及悽冷的天堂鳥?
你是不是碰到了些瓶頸而待去克服?
作品往往會呈現作者的迷惘
你拍攝的角度讓花好黯沉

李炘明 提到...

謝謝你的意見
你果然是心思細密的人
可能因為我是個黯沉的人吧
關於瓶頸的問題
那時雜務繁多 無心無力
現今雖然圖還是畫得不怎樣
不過靠夭也不會改善
就用時間慢慢向上自我提升

蚊香 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