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5

真正的學校

我認為,能在離開學校之後生命的餘下歲月裡尋找到幸福,是一件極為罕見的事情。當你離開學校時,你會面臨許多重大的問題:戰爭的問題、人際關係的問題、宗教的問題以及社會內部的不斷衝突。在我看來,這種教育是錯誤的,因為它沒有讓你去面對這些難題,去為創造出一個真實的更為快樂的世界做準備。顯然,這正是教育應該發揮的作用,尤其是在學校裡,因為在這裡你能夠擁有創造性的表現機會,能夠幫助學生們不要被那些局限他們的心靈、視野和幸福的各種社會和環境的影響所束縛。在我看來,那些即將踏入大學校門的莘莘學子,應當憑藉自己的力量去認識擺在我們所有人面前的諸多問題,這是極為關鍵的。尤其是在這個你即將去面對的世界中,重要的是要擁有一種非常明晰的智慧,而這種智慧不會通過任何外在的影響或者書籍而產生。我認為,這種智慧出現的前提條件,是一個人意識到了這些難題並能夠去面對它們,不是在任何個人的或有限的層面上,不是做為一個美國人、印度人或者共產主義者來認識和面對這些難題,而是作為能夠負擔起認識事物的真正價值這一責任,不去根據任何特定的意識型態或思維模式來對事物進行闡釋的人類。


教育應當讓我們每個人為了理解和面對我們人類的諸多問題而做好準備,而不是僅僅提供給我們知識或者進行技術培訓。因為,你知道,生活並非一樁易事。你或許擁有過快樂的時光,一段富有創造力的時光,一段在其間你變得成熟了的時光;但是,當你離開了學校時,許多的事情會接踵而來,會將你團團困住。你會被人際關係、社會的影響,被你自己的恐懼,被想要成功的野心束縛住手腳。


我覺得,有野心其實是一種詛咒。野心是一種利己主義、一種自我封閉,因為它滋生出心靈的平庸。毫無野心地生活在一個充斥著野心的世界裡,意味著要去愛某個事物本身,不去尋找任何的回報或結果。而這是極其困難的,因為整個世界,你所有的親友,每個人都在努力去成功,去有所作為。然而你應當認識野心並且擺脫它的束縛,去做你真正熱愛的事情──無論它是什麼,無論它是多麼的低賤、不為社會所認可──我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喚起一種偉大的精神,一種不去尋求所謂的認可和報償的精神,一種只為了事情本身而去那麼做的精神,也只有這樣,你才可以充滿力量和能力,不被平庸所束縛。


我認為,重要的是要在年輕的時候便明白這一點、因為雜誌、報紙、電視和電臺不斷地渲染著對成功的崇拜,並由此鼓勵那些會讓心靈變得平庸的野心和競爭。當你野心勃勃時,你只是適應某種特殊的社會模式,無論是美國、俄國還是在印度,於是你便會活在一個極為膚淺的層面上。


在我看來,當你離開中學、步入大學、爾後面對整個世界時,重要的是不要去屈從,不要像各種影響低下你那高貴的頭顱,而是用一顆友善、溫柔的心靈,以一種巨大的內心力量去面對和認識所有這些事情的本質,去理解它們的真正意義及價值,只有這樣才不會給世界帶來進一步的無序。


所以,我認為,一所真正的學校應當通過其所培養的學生給世界帶來福祉。世界需要福祉,它正處於可怕的境地中。只有當作為個體的我們不去尋求權力,不企圖實現個人的野心,清楚地認識到我們所面臨的巨大問題,這種福祉才會到來。這要求大智慧,它意味著說,一個不依照任何特定的模式去思考的心靈,其本身便是自由的,也因此能夠去發現何為真理並將謬誤拋在一邊。


摘至(生活的難題)頁160162 克里希那穆提◎著 桑靖宇 程悅◎譯

4 則留言:

bug 提到...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尼采有談論到精神的
三種變形,駱駝-獅子-孩童。

"以一種巨大的內心力量去面對和認識所有這些事情的本質,去理解它們的真正意義及價值,"
這句話很像尼采所說的孩童階段。


但願一切能有所改變,
每次一想到台灣的藝術淪落為商業走向就讓人很失望阿..。

李炘明 提到...

bug朋友,謝謝你的留言。
尼采的精神三變論,哪天我會找來看看。

至於台灣的藝術會走向怎樣,
那不是某一個人可以決定的,
那是多數人的共業。
藝術商業走向的部分,我也不能說什麼,
畢竟每個人有各自的方向。
或許賺錢對某些人來說就是他的藝術。

我想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至於是不是藝術,
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

Leaf 提到...

謝謝你分享的文章,能否藉我引用這篇呢?

李炘明 提到...

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