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7

不死的章魚

某水族館的水箱中一直養了一條餓得要死的章魚。
在一塊隱蔽的岩石的暗影中,淒光透過天花板上的藍玻璃而懸浮著。
所有的人都忘記那個水箱了,都以為那章魚早死了。
昏光中,在水箱的玻璃後面不過是一箱濁水而已。
但裡面的傢伙並沒有死。章魚躲在岩石的影子裡。
在那個被遺忘的悲慘的水箱中,
它眼睜睜地苦挨著日復一日那要命的飢餓。
當所有能吃的都吃完了再也沒有什麼可吃的時候,
它便扯下一條觸手吃了。 開始就只那末一條。
後來,再一條。 最後直到一條也不剩了,它便將自己翻了過來,
開始吃內臟,慢慢地條理分明地一件件的吃下去。
於是那章魚吞下了它全部的身體。
表皮、頭、胃以及任何地方的任何一小片,
它都吃得涓滴不剩。
一天早上,管理人意外地來看了一下,他發覺水箱已空,
在昏暗朦朧的玻璃後面,在暗藍的海水中,海藻正慢吞吞地晃蕩著,
岩石附近任什麼魚的影子也找不到。
老實說來那章魚把自己攪得不見了。
不過那章魚並沒有死。
就算他完全看不到了,那章魚還是一直在那兒。
在那殘舊,塵封且被人遺忘的水箱中,
永遠——很可能幾個世代——
那被飢餓纏住而怨憤難平的畜生都會在那兒活下去。
荻原朔太郎(1886—1942)的詩 秀陶譯

3 則留言:

Snail 提到...

似乎想表達什麼
可是我怎麼沒有辦法用文字說出來
你說明一下吧

李炘明 提到...

我才不要畫蛇添足呢。

蚊香 提到...

哇哈哈

章魚的觸手可以再生
所以他還來不及吃完
別的就已經長出來啦
就好像精神永在一樣

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