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6

關於馬諦斯的繪畫筆記




「我預感到將面臨自相矛盾的危險,
我強烈地感到我早期作品同最近作品之間的關係,
但是我今天所想的方式並不是昨天所想的那種。
更確切地說,我的基本觀念在改變,
我的思想發展了,我的表現方式跟著我的思想前進。
我不拋掉自己的任何一件繪畫作品,
但如果要重畫它們的話,我就用不同的方式重畫。
我的目的地始終不變,而我通過不同的路線到達那裏。」
~馬諦斯的繪畫筆記

整理房間時,突然發現過去自己手抄馬諦斯的繪畫筆記,
已經不記的是哪時候寫的。那時候為什麼會用手抄呢?
雖然我有把書本做摘要的興趣,不過那也是偶而心血來潮、隨性所為。
手抄不是為了強記或整理,往往是一時的率性。
正確來說是感受閱讀那刻的感動,心裡不明不白、又好似一片開闊,
不知道怎麼抒發自己,只好鸚鵡學語,踏踏實實手抄一回。
有時候我們並不真正的了解自己,需要借助別人的言語來說明。
這其實是件真實又荒謬的事,用別人的所感來抒發自己的所感,
就像是用別人的存在來確定自己的存在。
馬諦斯的繪畫筆記,就如同亡靈寄宿在自己的深處,
不明不白、還沾沾自喜。
很長一段時間,我誤解成以為用不同的方式重畫就是探索和表現,
只要清楚目的地,就會通過不同的路線到達那裏。
經過這些年的嘗試,
我才明白重點不在用不同的方式,而是只要清楚目的地,
就算是用同樣的方式,只要能到達,就是好的表現形式。
而最好的表現形式,就是最簡單表現自己的方式。
可是我們真的清楚目的地嗎?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對啊
目的長什麼模樣
只能用想的
沒有任何形像
想到最後都不確定以前的目的跟現在一不一樣了


**@~蝸牛

提到...

人會隨這歲月成長
心,成長了
年紀,成長了
感受變了,以前的所謂或許無所謂
因為我們都在變,
以前的一切一切,或許無法忘懷
但我們必須往前看,
而目的地,只是心中的代名詞
通往路口的鑰匙

李炘明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